岳陽市委副書記、市長盛榮華。 岳陽日報 王志 攝湘、資兩水貫穿岳陽市湘陰縣全境,通航里程260公里。圖為湘陰縣青山湖迷人景色。記者 顏家文 朱炎皇 王志偉
  湘江入洞庭,古老的水運再次給岳陽帶來嶄新的發展機遇。
  7月8日,從北京傳來喜訊,國務院已通過岳陽城陵磯綜合保稅區審批,標志著岳陽城陵磯綜合保稅區申報成功,這是今年全國第一個獲批的綜合保稅區。
  湘江岳陽段全長135公里,占湘江總長的15.8%。數千年來,岳陽因水而生,因水而榮。然而,快速的發展給母親河帶來了超負荷的污染,制約了城市經濟的進一步發展。
  只有治污,城市經濟才能可持續發展。自去年9月以來,岳陽市將湘江污染防治一號工程列為全市環保工作的重中之重,加快推進各項防治工作。截至目前,全市共完成計劃項目28個,其中關閉企業16家,淘汰落後生產線5條,完成污水處理項目7個。
  A 兩型突破:關停的造紙廠旁建低碳園區
  湘江岳陽段幾乎全在湘陰境內,湘江自南向北貫穿湘陰全境,把湘陰縣分為東西兩部,岳陽保護湘江,重點在湘陰。
  “過去這旁邊就是紙廠,方圓幾里烏煙瘴氣,廢棄的污水直接排到湘江。現在紙廠關門了,同樣的位置上只用15天就建起了高樓,不但無灰無塵,而且節能環保。”住在湘陰縣烏龍社區的劉小姐,指著小區旁邊一棟高高聳立的樓房,臉上洋溢著興奮。
  劉小姐家旁這棟只用15天就建起到30層的高樓,是遠大低碳科技園的酒店,該樓的建設速度一度引發全球網友和媒體的關註。除建造速度讓人吃驚外,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建築現場看不到鋼筋和水泥,與傳統建築相比,它可實現6倍節材、5倍節能、20倍凈化、1%建築垃圾、新風熱回收、電梯下降發電……
  而湘陰人都知道,毗鄰遠大低碳科技園處有一個早已被關停的紙廠——豐隆紙業。2001年豐隆紙業投產以來,濃煙、廢水肆意排放。中央電視臺《焦點訪談》曾經報道,環洞庭湖200多家紙廠每年向洞庭湖排放廢水達1億噸,豐隆紙業便是這排污大軍中的一個。
  在發展備受重視、環境保護忽略的年代,像造紙廠一樣的污染企業給湘陰人民留下了沉痾之痛。唯有邁上“兩型”才是突破之路。
  “所有新上建設項目嚴格執行環保第一審批權制度,對不符合清潔生產和低碳環保要求的高能耗、高污染項目,不管產生多大的GDP,都堅決不予審批。”湘陰縣委書記黎作鳳每次到工業園區調研時都反覆強調。
  縣域經濟步上“兩型社會”發展之路後,去年,該縣兩組數據出現了可喜的變化,一方面是能耗、污染物排放指標“掉頭向下”,而另一方面是GDP和財政收入同比增長15.2%、44.4%。
  B 鐵腕治污:確保一江清水入洞庭
  只有保護好綠水青山,才會永遠擁有金山銀山。
  近年來,岳陽開始運用鐵腕治污,確保一江清水入洞庭。
  如何治污?節能減排是重中之重。近年來,岳陽大力加強源頭控制,完善環保審批機制,有效地避免了“經濟增長、污染增長”。
  “凡是新上項目,都必須過環評、審批、驗收三大關,另外,對申報項目,我們嚴格落實‘四個不批’:不符合環保法律法規、產業政策的項目不批;選址、佈局不合理的項目不批;對飲用水源保護區等環境敏感區產生重大不利影響、群眾反映強烈的項目不批;在超過污染物總量控制指標、生態破壞嚴重的地區的新增污染項目不批。對環境超容量、排污超總量、執行關停淘汰政策未到位的,逐步實行‘區域限批’和‘行業限批’。”岳陽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說,近年來,岳陽先後否決高能耗、大污染、低效益項目近百個,查處未批先建、未批先試項目30餘個。
  治污在岳陽市民劉華的印象中,就是中心城區的韶峰岳建、天潤化工、新泰化肥、同聯藥業、三五一七等5家大型企業被關停了,以前南津港片區難聞的氨味、九華山片區刺鼻的抗生素異味也徹底與市民拜拜了,這是最讓他們高興的。
  C 加大投入:申請發行20億債券治理湘江
  治理離不開資金的支持。
  據悉,目前岳陽市正在申請發行20億元的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的專項債券。
  “湘江治理,我們突出了重點,有南湖的水環境治理,鐵山水庫水資源的保護,洞庭湖的水資源保護,桃林鉛鋅礦廢渣的治理,這是我們湘江一號重點工程的工作重點。”岳陽市委副書記、市長盛榮華表示,湘江流域保護與治理是一項長期的工程,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投入,但國家專項治理資金有限、地方配套資金籌集難,資金問題直接影響到部分項目工程的推進速度。這是目前最大的困難。在資金方面,他們現在正在多渠道地籌措,現在已經向國家發改委申請發放20億元的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的專項債券。“這20億元的專項債券已經報上去了,省發改委已初步同意,爭取早日批下來。有了錢以後就好辦事了。有了錢,項目建設就會加快推進。包括南湖的治理、鐵山水資源的保護,資金的投入還是比較大的,政府的財政投入還是不夠,還是要加大向社會募集資金。”
  盛榮華說,一切的一切,就是為了將岳陽打造成一座可以深呼吸的水墨丹青城。
  城市名片
  岳陽古稱巴陵、通衢,又名岳州,公元前505年建城,是一座有著2500多年曆史的文化名城。
  岳陽東倚幕阜山,西臨洞庭湖,北接萬里長江,南連湘、資、沅、澧四水,與湖北、江西接壤,是湘北門戶,區位優越,風景秀麗,土地肥沃,物產豐富,素有“魚米之鄉”的美譽;不僅是中國南北東西交通要道、國務院首批沿江開放重地,且是長江中游重要的區域中心城市。
  長江、京廣鐵路、京廣高鐵、G4京港澳高速公路、G56杭瑞高速公路等國家交通主動脈在岳陽市區交織成網,與即將修建的岳陽機場形成了“水陸空”三位一體的大交通格局,並擁有全球50強港口——岳陽港。
  八旬老人貼錢保護湘江
  清晨,86歲的朱再保騎著他那輛永久牌舊單車出門了。
  最近,朱再保正在調研岳陽鐵山水庫的水質情況。鐵山水庫是岳陽人的“大水缸”,他的調研將為岳陽市委市政府開發、保護這個水源地提供重要參考。
  朱再保參加過抗美援朝,1961年被診斷出胃癌,做了胃和橫結腸的全部切除手術。醫生預言,他最多活5年。朱老沒有被病魔嚇倒,反而更加拼命工作。1983年,他響應國家號召,率先在岳陽倡導環保教育。
  洞庭湖是候鳥棲息地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在實地走訪中,朱老見聞了很多殘酷的景象:每到冬天,洞庭湖便槍聲四起,成千上萬的水鳥死於偷獵者的槍口,連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白鶴、天鵝也不能幸免。
  為了保障候鳥安全越冬,朱再保倡導設立“冬季愛鳥護鶴日”,他每年帶領學生深入保護區腹地,進村入戶,向村民、漁戶和游人宣傳保護鳥類,30年來從未間斷。
  朱再保號召全市青少年通過勤工儉學捐錢植樹,保護洞庭母親湖。他們在華容建了2000畝世紀防洪林,在龍山建了幾十畝青少年園地。他捐出自己的數萬元環保獎金,加上師生們的捐款,在鐵山水庫畔植樹40萬株,並將此地命名為“生命源林”。全部效益歸退耕還林農民所有。
  這些年來,朱老倒貼在環保公益事業上的現金達20萬元之多,但自己的生活卻極為簡樸,任何時候穿的都是一身褪色的舊軍服,永久牌舊單車是他最忠實的伙伴,幾個發餅聊以充饑。幾十年來,他騎壞了十多部單車。
  另一方面,則是眾多的榮譽。從1984年至今,朱再保先後獲各級環保志願服務獎勵210多項,多次受到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的接見。
  日落時分,朱老推著舊單車回到了所住的小房子。他說:“能活到現在,我已很知足了,人活著不容易,離生命的終點越來越近,我必須抓緊時間乾,拼命地乾,才無愧於這江湖天地。”
  市長給湘江的信
  讓湘江重新煥發青春
  岳陽市委副書記、市長盛榮華
  岳陽處於湘江尾閭,湘水主道從喬口進入我市湘陰縣,在岳陽境內全長143.2公里。奔騰不息的湘江,在滋潤兩岸人民的同時,如今也變得越來越憔悴。讓湘江重新煥發青春,這是沿江人民的共同責任和歷史擔當。
  近年來,岳陽堅決貫徹落實湘江保護與治理省政府“一號重點工程”,扎實開展節能減排淘汰落後產能行動、“洞庭風雷”行動、農村環境整治行動,深入實施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、“碧水藍天”工程和十大環保工程,不斷強化源頭控制、過程監管和末端治理,確保一江清水入洞庭,岳陽被譽為“一座可以深呼吸的城市”。
  湘江保護與治理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歷史任務,需要堅持不懈的努力。我們將嚴格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統一部署,以加快實施湘江污染防治“三年行動計劃”為總抓手,以建設可以深呼吸的水墨丹青岳陽為總目標,努力實現湘江流域江水清、兩岸綠、城鄉美。
  突出污染防治,加強原桃林鉛鋅礦等區域重金屬污染和農業面源污染治理,完善污水處理設施,推進城區“退二進三”工作,嚴控新增污染源和污染物的排放。
  突出生態保護,加強東洞庭湖等自然保護區、鐵山水庫等重要水源涵養區和大雲山、幕阜山、五尖山、福壽山、石牛寨等國家森林及地質公園保護,保障重要功能區生態安全。
  突出環境整治,繼續開展農村“四清五改”行動和“秀美系列”評選活動,啟動東風湖、松陽湖水環境綜合整治,鞏固南湖治理成效,加快淘汰黃標車,大幅削減主要污染負荷。
  突出執法監管,深入開展“洞庭風雷”行動,嚴厲打擊非法採砂、捕撈、排污、營運等行為,加強水質監測和水污染預警,持續改善水環境質量。
  君住湘江頭,我住湘江尾,共飲一江水,同擔一份責。我們願與沿江各兄弟市州一道,將湘江流域保護與治理進行到底,為打造“東方萊茵河”作出應有的貢獻。
 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,均為王志偉 彭宏偉 攝影報道  (原標題:建設可深呼吸的水墨丹青城)
創作者介紹

fn25fnpv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